首页 -艺术人生

张庆:懒悟是谁?

发布时间:2019-11-04 09:59:25      来源:美术报      作者: 张庆      编辑:马帅


26201911040058119976 (2).png

1908年的一天,一位母亲把年仅七岁的幼子,送进了河南潢川一个叫远铎庵的寺院。没有国仇家恨,没有呼天号地,只有咬住眼泪的无奈。从此,这个世界少了一个无关姓张还是姓李的懵懂少年,多了一个叫晓悟的和尚。

晓悟在远铎庵念完了高小,在汉阳归元寺完成了具足戒,在武昌时遇见了其一生中最重要的导师太虚法师,并追随太虚到庐山东林寺、杭州灵隐寺求学问道。1925年,由太虚密友王一亭资助,晓悟和谈玄、乐观三人东渡日本。两年后晓悟归国,入太虚主持的闽南佛学院学习。次年,再度卓锡灵隐寺。

科班出身,留洋镀金,晓悟一下子成了僧界的“潮人”。和巨赞、慈航、慧云一起参与僧伽改革闹学潮,和若瓢、唐云一起整日弹琴击剑,和葛康俞等杭州国立艺专的学生一起舞文弄墨。

直到1930年底,晓悟母亲病逝的噩耗,犹如一声棒喝。咬住了22年的眼泪夺眶而出,晓悟写下“悲感交集”四个字后,离开了杭州这个纷扰红尘,从此墨点代替了泪点,晓悟便成了今天的画僧懒悟。从此扬州的高旻寺、镇江的金山寺、安庆的迎江寺、九华的上禅堂、肥西的西庐寺、舒城的龙泉寺、合肥的明教寺、月坛庵,便留下了懒悟的足迹墨痕。

懒悟参加了太虚法师主持的第三期、第四期佛学培训班,参加了太虚法师主持的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第一期培训班,是太虚法师“人生佛教”的践行者。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,信奉做好自己便是佛。所以,我们在懒悟一脉新安的意境中,无论是江南的齐山、历山、九华山,还是江左的龙山、浮山、龙眠山,总能找到一丝温馨,一种归属,这是我们心灵深处的桃花源。

所以,我们在懒悟众多作品的款识中,无论是散淡的“莽张僧”署名,还是力透纸背的“潢川僧”朱印,总能感到一丝涟漪、一种眷念,这是懒悟对家乡对母亲之爱的涓涓流淌。

懒悟的画比石谷少了些藩篱,比渐江多了些烟火,比石溪少了些悲怆,比石涛多了些懒散。四十年代,思想家马一浮先生的弟子乌以风教授,在懒悟的画中读出了禅字,从而益信禅中有画、画可通禅;五十年代,“草圣”林散之先生,在懒悟的画中读出了空字,道出疏和略亦是大境界;六十年代,张大千的弟子曹大铁先生,在哪个大劫难的年代,在懒悟的画中读出了善字,一口气写下了《善哉行》和《善哉行序》,可谓独具只眼。

今天,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先生,为懒悟的画展题名“得自蒲团”,颇似写意,极具机锋,道明了宋也好元也好明也好,彰显自我才好,儒也好道也好释也好,呈现精神就好。那好,就让我们一起到中国美术馆,在画僧懒悟的笔墨禅境中静坐息虑,得自蒲团。

——2019年10月31日张庆草于车中见谅

(作者系安徽安庆市懒悟艺术馆馆长)


中国网商会频道_首页

评论已有 0

最新推荐

Copyight 2014-2015.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
电子邮箱:2015494953@qq.com   技术支持:马帅